e世博国际

首页 > 正文

《少年西游记》六耳魔罗丨光影相生正邪难分

www.sastomarkets.com2019-07-29
e世博体育网 ?

  九游网2天前我要分享

  由敬仰到嫉恨

  由赢弱到强悍

  你修心养性,我积怨千年

  佛家的走狗,你的噩梦回来了!

  

  六耳魔罗丨光影相生,正邪难分

  由敬仰到嫉恨

  由赢弱到强悍

  你修心养性,我积怨千年

  佛家的走狗,你的噩梦回来了!

  它在花果山的影子里,活了五百年。

  小的时候,偶然听一些老猴提起过,它是被猴群偶然在深林里的一处泥潭边捡到的,那时它已经奄奄一息,连哭声都嘶哑得几乎听不清楚了。

  没有人知道它的亲生父母是谁,可猴子们都说,它是因为天生的怪异,所以被丢弃的。它比普通的猴子,多了两对耳朵。

  猴群原本也不想收养它,可这事很快传到了猴群的首领之一,那个叫做崩将军的通臂老马猴耳中,它亲自从山上下来,捡了这只小小的六耳猕猴回去。

  六耳后来问过义父,为什么要救它,可那只老马猴喝多了猴儿酒,满脸通红,只大笑着说:“越古怪的猴子,越是厉害……咱们怕什么怪异……再怪,能怪得过咱家大王?它,它可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!”

  六耳知道他说的是谁,那是一只自称为美猴王的怪猴子,听说它是前些年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乃是天生天养的灵物,还给猴群觅得了水帘洞这等好住处,被供作了猴群的大王。

  六耳没见过那只石猴。因为当它被捡回来的时候,听说那只猴子已经做了一支木筏,从东胜神州飘洋过海,去找那传说中的仙山学本事去了。

  猴群里其实大多都觉得,那个所谓的“美猴王”已经没有能回来的一天了。毕竟那可是大海啊,哪有猴子懂水性,能活着横渡过去的呢?就连老马猴其实也只是嘴上念叨念叨,想念一下那只年少气盛的古怪猴子,也并不当真觉得它真的能找到仙人,学成什么本事回家的。

  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,几年之后,那只石猴真的回来了。

  不仅回来了,还带回了一身通天彻地的本事。

  花果山上的日子,原本虽然平静逍遥,可算不上好过。猴群羸弱,莫说常有妖魔前来滋扰,就连普通的虎豹山贼,都能欺负上门来,否则又怎会需要水帘洞这么一个庇身之所?可自从这石猴回来之后,竟真的统领了猴群,先打杀了山头里的混世魔王,又去东海龙宫,向那平日里猴群们视若神明的老龙王讨来了无数的铠甲兵器,分给猴群们使用。

  那一天,六耳站在东海的岸边,和所有的猴子们一起,屏住呼吸,等待着那只笑嘻嘻地潜入龙宫的猴王的归来。

  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上,忽有漩涡如龙卷。

  浊浪奔涌,起如白墙,从天际滔然而来,滚滚浪声犹如龙吟雷震,汹涌澎湃,拍在岸边,溅起满天碎玉流珠。

  就在这几乎将天海连做一线的怒潮之中,一只金色的猴王冲天而起,纵声大笑!

  它的脚下,一根金箍巨柱镇海而起,直冲云霄,好似传说中的巨龟之足,顶天立地,粲然生光。

  瘦弱的小六耳牵着义父的手爪,张大了嘴巴,久久无法合拢。

  就在这一刻,他见到了心中唯一的王。

  后来,花果山的声势越来越大。

  猴群们仗着美猴王的威风,拿着龙宫里的披挂兵器——据说猴王还曾入过地府,亲手撕毁了生死簿,销了花果山猴群们的名字,让它们从此长生不老,寿与天齐——再也不怕什么妖魔鬼怪上门滋扰,反而和周遭的几个妖窟鬼穴狠狠地打了几场,把过去受到的欺辱都加倍地还了回来。

  渐渐地,一些妖界的大圣都慕名而来,和石猴切磋交手一番之后,相互佩服,竟然结义成了兄弟,合称妖界七大圣。而石猴也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号,叫做齐天大圣,打出了妖族的旗号,公然和天庭为敌。

  一时间,花果山水帘洞,竟然成了千年以来,继大荒原碧游宫之后,第二个妖族汇聚一心的圣地。

  人间三山五岳,十万妖魔,纷纷齐聚花果山,向天庭叫嚣,誓要翻天覆地,踏破南天门凌霄殿,推翻仙界,再也不受这些神佛的凌辱折磨。

  天庭自然震怒,派出十万天兵,二十八星宿,风雨雷电诸神,更由托塔天王李靖父子为帅,灌口二郎真君为将,气势汹汹地杀向了花果山。

  这一仗,竟足足打了十年。

  六耳虽然天生灵异,可身体却极为虚弱,不能披甲上阵,只得在后方看守水帘洞里的粮食清水,每天听着前线传来的消息,无比虔诚地等待着妖族大胜,攻上南天门的一天。

  偶尔身体好的时候,他也会偷偷溜出去,站在水帘洞一个极为偏僻的侧门口,偷偷看着天上的神魔乱斗。

  他看到了巨灵神的大斧,李天王的宝塔;他看到了天蓬元帅的钉耙,哪吒太子的真火;他看到了二郎真君变化千万,哮天犬三尖刀施展开来,当真是威风凛然,令人不敢逼视;当然,他也看到了那只石猴。法天相地,千万化身。

  他靠在石壁上,瞪大了眼睛,生怕错过了这场大战的任何一个细节,他看着那铺天盖地的猴身举起千钧金棍,红了眼睛,恶狠狠地一跃而起,砸向那十万天兵,漫天神佛。

  他在心里默默念着。

  会赢的。

  我们,一定会赢的!

  妖族输了。

  天庭从灵山请来了大日如来尊者,合仙佛之力,布下圈套,诱得石猴上钩,以六字真言的大法力化作五指巨山,将石猴重重压在了山下,不得脱身。

  余下六圣被逐个击破,逃亡人间。

  数十万妖族分崩离析,被天兵天将彻底击溃,死伤无数。从那时开始,曾经山清水秀的东胜神州花果山,就变成了人间炼狱。

  据说大日如来有好生之德,和玉帝约定,他出手相助,收服石猴,可作为回报,仙族不可为难花果山的猴子猴孙。这一仗死的神魔太多了,甚至连地狱阴间都快装不下了,如来不忍见三界浩劫,这才破天荒地出了西天灵山,赶来此处。

  玉帝表面上应允,可从那之后,却从来没有再给过花果山一个风调雨顺的年岁。花果山的猴群们,早已经是死的死,伤的伤,只剩下了一些老弱妇孺,可即便如此,天上的大罗金仙,人间的山神土地,仍然三天两头地来找这些猴子们的麻烦。

  他们在人间散播,要帝王以猴脑为珍馐,以猴骨为宝器;他们从昆仑山,九黎墓,北冥海,大荒原中找来了种种凶兽恶灵,投入花果山中,让他们以群猴为食,追捕噬杀。曾经煊赫一时的猴族,如今早已百不存一,只剩下千余异种,靠着水帘洞的地利,苦苦挣扎。

  六耳曾经的那些朋友们,照顾过它的姐妹们,也早已死在了颠沛流离的逃亡之中,死前不得瞑目,看着北方五指山的方向,恶毒咒骂,说他们就算死了,也不入地狱轮回,他们就要等在花果山上,化作一个个孤魂野鬼,等到大王脱身的那一天,亲眼看着今日花果山群猴们的血仇,将以十倍百倍,要天庭偿还回来。

  他们死前的每一声诅咒,六耳都听的清清楚楚。无数同族误入陷阱,被折断了双腿,活生生地剥下来一身的皮肉,开颅挖脑,才算死透。死前痛楚哀嚎,绝望苦厄,几乎如同厉鬼一般,不似人间的声响。

  六耳躲在水帘洞里,一声声,一声声地听得真切。他缩成一团,浑身不住地颤抖,六个耳朵里,齐齐流出鲜血,十指握拳,指甲深深陷入肉里,竟从掌心生生扣下了一块血肉出来。

  直到这一天——

  六耳趁着夜色,偷偷溜出了水帘洞。山上林间,挂着半具猴骨,那本身是一只可爱温柔的小母猴,为了照顾年幼的弟弟,冒险出门采野果,却被猎人发现,一箭钉死在了树上,活生生地扒了皮肉,挖了后脑,只剩下些许惨白残骨,无人收尸,孤零零地挂在那儿。

  六耳只是想去把它拿回来,埋在水帘洞中而已。

  可没想到的是,白骨的下面,早已经布置好了恶毒的陷阱,六耳没有经验,眼看就要坠入其中,却听一声怒吼,那个熟悉的身影一跃而起,将它推了开来。

  然后,重重坠入深坑之中。

  百刃穿心,透体而过,老马猴瞪大了双眼,看着树梢上的六耳,又像是看着远处的天空,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来,就这么死在了陷阱里。

  六耳的脑袋好像嗡地一声,空白了几秒。

  记忆中的义父英勇无敌,那十年杀伐,它和号称芭将军的那只老白猿一起,不知杀败了多少天兵天将,可是如今,就这么——死了?

  陷阱里的尸体上,早已伤痕累累,六耳其实比谁都清楚,自从石猴被封之后,这个一力保护了全族的老猴,究竟承担了多少,它早不是什么震惊妖族的崩将军,而只是一具外强中干,徒具其表虚弱的老猴了而已。

  六耳看着陷阱里死透了的义父,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。

  远处,几个举着火把的猎人慢慢包围了过来。

  它不再逃跑了。

  因为天下之大,那个唯一可以保护他的老人,已经倒在了他的身下。

  死状凄厉,不得全尸,甚至连一句遗言都没有交代。

  “爹……”

  六耳低声喃喃,眼睛里透出了从未有过的妖艳红色。

  “我……替你报仇……”

  那一天晚上,六耳第一次杀人。

  它也是第一次知道,原来自己是可以杀人的。

  他的身子虽然无比的羸弱,可却拥有着天底下最强悍,最独一无二的神识,他的念想可以化作他所见过的最狰狞的恶鬼,最可怕的武器,最恐怖的法力,撕碎他面前的所有敌人。

  当他浑身鲜血,提着十多个人头一跃而入水帘洞的时候,整个猴群都被它的煞气震慑得鸦雀无声。

  “从今往后,我就是你们的王……我来保护你们,直到……直到真正的王回来的那天……”

  花果山中无日月,甚至连六耳自己或许都没意识到,它们这一躲,就躲了整整五百年。

  五百年凄风苦雨,五百年岁月悠长。

  山中的猴子一代换了一代,唯有废墟一样燃烧着黑色火焰的山林,好似永远无法熄灭一样。这是玉帝对妖族的惩罚,他要把花果山,变成人间炼狱, 变成永罪之地。

  可没有人知道,就在这片蠕动着的最黑暗的深处,一只最可怕的妖魔被仇恨、扭曲和执念锤炼淬化,已经悄然成形。

  这最黑暗最无助的五百年里,失去了永远金光灿灿像火焰一样燃烧着的齐天大圣的花果山,迎来了它的另一位王。

  至黑的王。

  六耳魔罗。

  和那位凭借着自身的天生神通,金刚不坏之体,就足以与三界六道任何神佛对峙的光明的王不同,至黑之王的身躯,其实非常的弱小。

  它恐怖的地方,在于神念。

  它可以将回忆中所有见过的本事,全部模仿释放出来,化作无边炼狱——人间猎人的武艺,山神土地的法术,妖魔鬼祟的神通……

  它贪婪地学习着身边一切可用的本事。而当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再去模仿和学习了的时候,他就把自己关在水帘洞最阴暗最深处的洞穴里,在脑海中回忆着那场很久很久,很久很久以前的大战。

  他回忆巨灵神的大斧,回忆天蓬元帅的钉耙。他回忆李天王的宝塔,回忆显圣真君的长刀。他就这么不断不断地用这一切充满着自己,如同泥沼一般,匍匐潜伏在最黑暗的角落里,静静等待着机会的到来。

  终于,有一天,山林里传来了一个令所有猴群沸腾了的消息。五指山,崩塌了。

  五百年来,六耳第一次走出了花果山。

  它迫不及待地向着北方而去,它要去迎接它心目中的神,花果山永远的美猴王。它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,等到王者归来的这一天,就是花果山揭开向天庭复仇的大幕的时刻。

  可迎接他的,却是一幕最残酷,最绝情的画面。

  白虎岭上,头戴金箍的猴王凌空一棒,将尸魔白骨夫人打杀在了当场。他的身后,一个白白净净的和尚骑在马上,口宣佛号,闭上双眼,似乎不忍再看。

  密林深处,六耳的心彻底沉进了无底的冰窟里。

  它看着猴王转过身去,走到和尚的面前,说道:师父。

  ……师父?

  它居然称呼这个和尚为——师父?

  这一瞬间,六耳忽然明白了。

  为什么五指山会崩塌,为什么当年天庭和如来只是将石猴镇压在山下,而没有将它挫骨扬灰,百劫轮回。

  慈悲,对吧……

任意趋驰的最好用最忠诚的鹰犬!

  他们做到了。

  这一天,六耳失魂落魄地回到了花果山。

  无数猴子猴孙瞪大了眼睛看着他,等待他说出那个名字的下落。

  他张了张嘴,可却一个字都发不出声来。

  天边下起了无边的黑雨,粘稠如墨,腥臭如血。

  “我们……其实从来都不需要什么齐天大圣。“

  六耳闭上了眼睛。

  眼前,那个熟悉的样子依稀浮现,金色的火焰飞腾燃烧,却又化作缕缕轻烟,飘散无踪。

  “从今往后,我,就是你们唯一的,永恒的王。“

  “我会带着你们杀向天庭,让这个三界,让那些虚伪的神佛们,血债血偿。”

  “可是,在这之前,我们先要做一件事。”

  “我们要先杀死一个……叛徒。”

  花果山颠。

  大红披挂,云冠羽翎的美猴王看着面前漫山遍野的无数猴子猴孙,金箍棒重重地砸在地面上。他那双金色的眼睛里仿佛燃烧起了足以焚尽天地的怒火,声音里透着说不出的焦躁和惊怒:“我才是真的齐天大圣,我才是你们的大王!你们……你们都认不得我了吗!”

  他的对面,一个和他的模样、相貌、衣着甚至手中的铁棒都一模一样,别无二致的猴子,冷冷地看着他。

  那只猴子的身后,无数猴群站在那儿,用同样的目光,冷冷地看着他。

  “王?”

  那只猴子的耳廓动了动,似乎在听着什么声音,过了一会,才缓缓地露出一个诡异憎恶的笑容。

  “行了,该死的冒牌货……你也配……”

  “五百年了……我等了整整五百年了……”

  “杀了你,我从此就是这个花果山,唯一真正的王!!”

  收藏举报投诉
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